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痴迷

    虞时茶走出外边的走廊,向音乐社缓步走去。
    她向来不是多管闲事的性子,却最是不喜别人用欺负弱小来展示自己的强大的,霸凌这种事情每个学校都有,在这弱肉强食的小型社会圈里,更是严重。既然被她看到了,举手之劳的帮助,她自是愿意做的。
    刚才她没有听错的话,这个女生是说自己叫宋恬?这好像是会长大人多加照顾的人呢,怎么会被欺负的这么惨呢?不过也对,自己喜欢的人叁番四次照拂一个下层阶级的平民,想想也是极为不甘的呢。
    想着脚步已经来到了音乐社门口,两边敞开的金色雕花铁门里不同上次的空荡无人,今天似乎异常喧闹。
    “天哪,顾教授今天竟然过来了!”
    “是啊,昨天第一天开社团他没有过来,我以为他只是挂个名,平时只在导师办公室待着呢!这样谁敢厚着脸皮去问问题啊。”
    “就是就是,顾教授虽然帅得合不拢腿,可是他像冰山一样的性格真的不是正常人能承受得住的。”
    “可是真的好帅哦!禁欲冷淡的教授只对你冰山融化的样子,啊啊啊想想人家都激动了!”
    “小说看多了吧你!”
    “……”
    前面熙熙攘攘的传出几个女生兴奋的讨论声,也清楚的传入虞时茶耳里。
    冰山融化…吗?虞时茶不禁想了想顾瑾陌那个禁欲闷骚的男人面上冷漠着表情薄唇却温柔痴迷的在她耳边诉说着骚话的样子,弯眼扬起了嘴角。
    她跟随着前面的少女们,走向里面像礼堂一样的会展厅,华丽的舞台上放着许多乐器,有一张高高的演讲台立在左侧,舞台前方是红色的翻转椅子供学生们聆听讲课。
    平时的社团都是学生们各自拿擅长的乐器练习或是与同学互相交流,偶尔会有导师开课讲解,学生不可以缺席过多的课程,要修满平时的学分,并且完成一个学年一次的由部长或是导师下达的任务。
    当然社团是只有中上阶层的学生才有资格参加的,下层是没有资格也没有资本参加的。
    面前的位置已经渐渐被填满,她坐在最后方的位置,看着清冷俊美的男人阔步走向舞台,他抬起冷漠淡然的黑瞳环视一周,在最后排虞时茶的位置上多停留了叁秒便移开视线。
    “找到你了宝贝。”虞时茶的耳边蓦然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语气间难掩兴奋。
    “你…席尧…”虞时茶诧异的转过头,不知他是何时坐到了她的位置旁。
    “嘘…你不想被别人发现吧?”席尧恶意的轻咬着少女白玉般圆润的耳垂,说话间口中的热气呼在她的耳根处,令她不适的偏头。
    “嗯…痒……”虞时茶推拒着身旁的少年,娇嫩的脸颊微红,耳边的痒意让她发出婉转悦耳的笑声,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礼堂上特别明显,她紧张的捂住嘴巴,琉璃似水的眼眸波光流转。
    索性大家都沉醉在顾瑾陌冷漠低沉的声线里,认真的听着他讲课。完美的弹奏示范,把握得当的技巧,独一无二的见解,无一不让在场的学生们两眼放光受益匪浅。
    席尧看着像受惊的猫咪一样可怜可爱的虞时茶,痴迷宠爱的吻了吻她的眼角,有这样可爱一面的虞时茶,是他先发现的。
    最后一排只有虞时茶和席尧两人,天生发光体般的虞时茶本该是身边围满了人的,却因为她周身纯洁娇弱的气质让人不敢轻易上前打扰,怕一不小心碰伤了她。大家都默契的空出了后两排位置,导致虞时茶有什么动作便会非常的明显,也幸好大家没敢往后看。
    此时如往常一样大胆的席尧,大手已经不规矩的滑进了虞时茶的衬衣,顺着衣摆一路往上,罩在了少女胸前的美好浑圆上,虞时茶软软的靠着席尧有力的臂膀,粉唇微张似在无声的娇吟。
    修长有力的大手放肆的在她的丰乳上揉搓抓握,如果前方有学生回首张望,便会看到娇媚动人的少女胸前似是有十指在衬衣内上下起伏,一对丰乳被长相妖冶的少年用力揉搓着,衬衣也被高高顶出一阵诱人的幅度。
    座椅中间的扶手早就被席尧抬起,虞时茶没有骨头似的半坐在他的怀里,两眼含媚湿漉漉的看着席尧,似在无声的哀求他。
    席尧邪笑着双手握住两对嫩滑圆润的奶子,手指捏紧两端可爱小巧的乳头用力向上一扯,用实际行动回应了少女的哀求。
    虞时茶被刺激的身体微微抽搐,眼里的泪水再也忍受不住倾泻而下,犹如上好的白玉点缀着清水露珠,让人爱怜不忍。
    席尧看着眼前少女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知道自己这次太过了,便没有再继续动作,只是紧紧的搂着她,深深的呼吸着少女玉颈间芬香淡雅的栀子花香,目露痴迷。
    他真的好爱好爱虞时茶,每日每夜都幻想着将少女压在自己身下猛烈操干的动人模样,明明这只是第二次见面,却像是深爱了好几世的恋人,分开一秒他都暴躁残虐的想杀人。
    他知道自己病的不轻,却更清楚的知道这样美好纯洁的少女不可能只属于他一个人。虞时茶有着与他一般的家世,最顶级的美貌和身体,却有着最纯洁温软的性格,待她彻底绽放后只会令更多像他这样身处黑暗的人趋之若鹜。他只能以这样卑劣的方式染黑少女,知道少女不会接受这样的他却仍然渴望着眼前少女的爱,他只能用更极端的方式让她顺从。
    他抬头便看到演讲台前的顾瑾陌正用阴沉可怖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面上却在有条不紊的讲解着。
    明明和他是一类人却非要用假面伪装自己,明明都爱着他怀里的少女,却非要表现出绅士毫不在意的样子,而自己的身体却诚实的反应着。
    不得不说席尧的想法在某些时候还是和怀里的少女不谋而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