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59)

    “她们怎么不和我们一起走就好了啊?”
    闻言,肖尧偏过头看着她。
    薛薛不明所以。
    “怎么了吗?”
    肖尧摇摇头。
    “就是觉得……”
    “嗯?”薛薛用手肘推了他一下。“你说话怎么支支吾吾的啊,好讨厌。”
    话是这样说,语气却是娇嗔。
    肖尧笑了。
    “没什么,只是想你平常明明就还挺聪明,怎么这时候又变得傻呼呼的。”
    薛薛愣了下。
    “什么啊……”后知后觉意识到肖尧在调侃自己,她嘟起嘴。“我哪有傻呼呼的,我只是……”
    眨了眨眼,薛薛突然理解了。
    “她们不想当电灯泡,所以先离开了?”
    “就是这样。”
    见她终于反应过来,肖尧摊手。
    “唉,也太见外了。”
    薛薛嘟嚷着。
    其实,她今天原本就计划好要和顾雯雯、小笠一起来看展的,不过肖尧的日程突然有变,研究团队里的一名研究员因为意外住院,肖尧便替补上去,过两天就要跟着教授们到国外参加学术研讨会,等他回来,展也结束了。
    所以才会和她们一道儿。
    “不过如果是我,我也不想当电灯泡。”
    见她自言自语自得其乐,肖尧无奈地摇摇头。
    两人相貌都十分出色,哪怕戴着口罩,只看眉眼和身材,在络绎不绝的人潮中也是十分显眼。
    他们十指紧扣,悠哉地走在展厅中,边逛边看,边看边聊。
    “就是这张吗?”
    肖尧突然出声。
    薛薛方才在回顾雯雯的讯息所以没注意到,这时才发现,已经走到了郭文祥作品展出的区域。
    “嗯。”突然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自己的照片,薛薛难得感到了不好意思。“不是要比赛的,不过是同一个系列的作品。”
    说着,薛薛掀起眼皮,偷偷觑了眼肖尧。
    肖尧的目光落在眼前的照片上,十分地专注。
    黑与白间唯一的色彩,是一抹红。
    如丝绸般缠绕出的狭小空间像是茧,而茧里,有薛薛的眼睛。
    她懵懂地望着镜头,睫毛下是与背景几乎要融合为一体的瞳孔,若仔细看便会发现,里面还藏着一幅画,让人不禁好奇,她究竟是看画人,还是画中人。
    旁边那张就更有意思了。
    乍看下十分相似的构图,却在背景上加了噪点,塑造出一股嘈杂的氛围,而这一幕抓取的正是薛薛即将完全把眼睛睁开的瞬间,眼眸里的光影尚无法构筑出完整的画面,然而,却莫名让人感受到一股渴望。
    至于究竟是在渴望什么……
    或许,可以从她手部的动作看出端倪来。
    攫取与捕获,割裂和破坏。
    她想,到更大的世界看一看。
    “很震撼。”
    “就这样?”
    肖尧停下脚步。
    “看到照片的第一眼觉得很静,然而接着,能感受到一股很强烈的情绪传达出来。”他想了想。“我的语文可能不太好,没办法很精确地将感觉描述出来,但,这确实是最接近的说法了。”
    “至于其他的,我不是专业人士,也没办法给出评价,但对一个观展者来说,那的确是很好的,会让人眼睛为之一亮,又能感受到深度的作品。”
    “唔,骗人。”
    肖尧不解。
    “我没有……”
    “不是说语文不好吗?”薛薛站到一旁花圃的小土墙上。“骗人。”
    肖尧这时才明白她口中的“骗人”是什么意思。
    “你啊……先下来吧。”
    “不要。”薛薛舔了口冰淇淋后,摇摇晃晃地往前走了两步。“我们家楼下也有这样的小土墙,我从小就喜欢在上面玩儿,虽然每次都被骂,但我还是每次都走这里。”
    见薛薛坚持,肖尧便随她去了,只是放慢脚步跟在她旁边护着。
    “小心点。”
    “知道啦。”
    薛薛敷衍着,发现冰淇淋融化的速度变快了后,忍不住有些着急。
    “啊,滴到了。”
    看着落在她手背上的白黄色奶渍,肖尧从兜里掏出手帕来。
    停下脚步,薛薛换了只手拿冰淇淋后,把脏掉的手伸出来给他擦拭。
    肖尧也没说什么,动作温柔又仔细。
    月光下,男人俊秀的侧脸堪比用工笔勾勒出来的画作,有最流畅优美的线条和最柔和饱满的颜色。他的睫毛很长,轻轻晃动的样子像两把小刷子,将深情化作染料,一点一滴落到那对深邃的桃花目里,再投注到自己身上。
    何其有幸吶。
    这一辈子,能得到这一个男人的挚爱与深爱。
    “好了,可能会觉得有些黏黏的,回去再用水洗干净吧。”
    没有得到响应,肖尧疑惑地抬眸,便见她怔怔地盯着自己的手。
    “薛薛?”
    “肖尧哥哥。”抓住他的食指,薛薛突然问道:“你会抽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