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56)下(H)

    肖尧这会儿若还能忍住,怕就不是男人了。
    他将肉物抽住大半后,又猛地向前挺进。
    彷佛被剖开一样。
    薛薛浑身颤栗,承受着濒临高潮的快感,足以倾覆理智。
    “嗯啊……进来了……呜……”她的背脊弯折出漂亮的曲线,奶白的底色上,黑色的发丝如流苏散开。“好深好深呀……唔……太大了,要被填满了嗯……”
    肖尧单手抓着她的腰肢,控制方向,另一只手则绕到前端,朝方才已经被蹂躏过一回的乳房探去。
    “好棒……啊……撞进来了,嗯呀……”
    沉甸甸地坠在胸前的浑圆,乳尖翘生生的,像饱满的水球。
    细嫩擦过光滑的面料,带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刺激。
    伴随肖尧顶弄的动作,薛薛一次又一次地倒在床上,最开始的时候还能勉力撑起,到后来,却是整个人累得恨不得能直接与床单融合成一体。
    “哥哥好厉害……呜……”
    她被咬了。
    柔软的后颈肉成了男人的盘中飧。
    “叫什么呢?”
    埋头苦干好一会儿后,肖尧速度缓下来,又有了说话的兴致。
    薛薛呜咽着,不肯回答。
    尽管媚肉还是一啜一啜的,像没吃饱的小嘴。
    虽然在欲海里浮沉,薛薛的意识却仍十分清醒,自然也没有错过,方才自己叫出那一声“哥哥”时,男人的反应。
    埋在水道里的性器又生生胀大了圈。
    她真是怕了。
    本来只是情到浓时的一点小趣味,可薛薛怀疑,若再叫一次,到时候薄薄的腔壁真的要被撑破了。
    稍微想象下,又是一阵酸爽。
    “小色猫,想到什么了?”肖尧伸手往两人的交合处揩了一把。“又流那么多水出来,嗯?”
    这回,学乖了的薛薛再不轻易开口。
    肖尧也不急。
    同一个姿势做久了,难免有点儿无趣。
    虽然像新鲜水蜜桃一样丰满多汁的臀瓣十分诱人,但肖尧还是更喜欢面对面看着薛薛的表情。
    从隐忍到放浪,从羞赧到妩媚,那是由自己一点一点着上的色彩,也是肖尧每一帧都想独占的珍贵画面。
    他用自己的眼睛当镜头,大脑当储存空间,把爱人因为自己而变化出的每一副表情和每一种韵味都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哪怕岁月匆匆,数十载的年华转瞬即逝,也不会忘却。
    想着,在澎湃汹涌的情潮催化下,肖尧忍不住加快速度。
    由于姿势的优势,只要他想,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往更深的地方探入。
    “唔呜……又要到了……啊……”薛薛不明白对方怎么突然发狠了往里面猛干,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被捣碎了。“不行……太深了……好胀……呜会坏的,嗯啊!”
    眼角溢出了泪花。
    虽然最终,肖尧并没有真的强硬地干开娇嫩的颈口,可那一瞬间,薛薛有种从万里高空坠下的失速感,伴随高潮迸发而来,席卷全身感官。
    身体好像要散架了。
    她迷迷糊糊地想,可怕的是,男人并未停止动作,而是就着湿滑的水道,加快速度来回又抽插了近百下,才在最后一刻拔出自己硬到发烫的性器,任由精关松懈,门户大开,一股脑儿地将惊人的存货全数射了出来。
    这还不是结束。
    薛薛的身子被翻正。
    眼下可谓一片狼藉,然而,男人无视了这一切,与她缠绵地深吻。
    “嗯……”
    唾液交换间,诱人的喘息声勾住了耳膜。
    薛薛只觉得嘴唇被堵得密密实实,没一会儿,连换气都变成一种奢侈。
    她微微瞪大眼睛。
    不是觉得呼吸困难,而是因为腿间那重新活过来的硬物像又灌入了源源不绝的精力般,狰狞的头部正不怀好意地对准已经被蹂躏到红肿不堪的娇花,大有再干一场的架式。
    “不行了。”肖尧一松开她,薛薛立刻道:“真的会坏的。”
    声音糯糯,又娇又嗲,简直跟在撒娇似的,完全没有说服力。
    肖尧显然也这么觉得。
    “那就来试试看吧。”
    不知何时挤入蚌肉中的长指夹住了阴蒂,肆意地玩弄着。
    最是敏感的地方受到刺激,薛薛没忍住发出了呻吟。
    “嗯……”
    十足的甜腻。
    沉寂片刻的欲望被唤起,男人抓准时机,一杆入洞。
    “唔……”
    薛薛发出一声满足地喟叹。
    十指不自觉地交错,相握。
    他们彼此契合,是天生的一对。
    像亚当与夏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