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56)上(H)

    “嗯……再重一点。”
    “唔……好舒服。”
    “啊……用力些呀。”
    薛薛闭着眼睛,正舒服地呻吟,蓦地,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顶上了自己的屁股缝,磕得人难受。
    于是,臀部不自觉就扭了两下。
    “唔。”
    男人发出的单音节低沉又磁性,像裹挟着电力的气流,猝不及防地钻进薛薛的耳朵里,震得她浑身一麻,酥了半边骨头。
    然后,薛薛终于反应过来,抵着自己的异物是什么了。
    她的脸瞬间红透,从脖颈到耳后根,烧出一片瑰丽的颜色。
    “肖尧哥哥……”薛薛小小声地问:“你还好吧?”
    肖尧有点摸不清,她这是在勾引自己,还是真的出自关心的询问。
    “嗯。”肖尧含糊不清地应了声,同时道:“只要你坐好就没事。”
    闻言,薛薛简直恨不得当场挖个洞将自己给埋了。
    “其实已经差不多了。”她打算起来。“这样就可以啦,不用再麻烦……唔……”
    手腕被抓住,男人轻轻一个使力便将人拽回了原位。
    同时,两人四目相对。
    肖尧的眼睛很漂亮,眼皮薄薄的,睫毛长长的,优美柔和的弧度下是一汪如深潭般见不到底的黑色瞳仁,在专注凝视一个人的时候,格外深情。
    彷佛你就是他的所有。
    薛薛觉得自己要溺在里面了。
    她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舒服了?”
    薛薛点头。
    “那……现在是不是该换我享受一下了?”
    “呜……慢点儿……嗯啊……”纤细的脖子扬起,拉出修长的线条。“顶到了……啊……好痒,嗯……再快些……呀……”
    肖尧的食指捻着乳果,不轻不重地在她的后颈肉上咬了一口。
    “一下要慢一下要快,到底是要怎样?”受到欲望影响,男人的声音添上几分平常少有的沙哑。“现在这样呢?有没有伺候的你爽了?嗯?”
    随着尾音上挑,性器也恶劣地停顿了下。
    卡在最是尴尬的位置。
    “爽……呜……好爽……”薛薛的小屁股左右摇晃。“肖尧哥哥你赶紧……小穴要挠挠呀,嗯啊……”
    猝不及防地,男人的大掌在饱满的臀肉上拍了两下。
    力度并不会让人感到疼痛,发出的声音却足够羞耻。
    且甬道彷佛能感受到主人的情绪,受到刺激后也跟着向中心束紧,绞住粗长的柱身并喷出大把大把液体。
    肖尧舒服地吁出一口气来。
    他微微后撤,好缓解突然窜起,一股想要射精的冲动。
    “怎么那么敏感?”掌心贴住腰肢,五指暧昧地在上头滑动,肖尧低低笑了声。“是被操熟了吗?才会控制不住发大水?”
    薛薛只觉得羞耻。
    她发现,肖尧变坏了。
    尤其是在床第之间。
    过去,男人属于埋头苦干型的,若不是真的兴头上来了会说一两句荤话,薛薛嘴里吐出来的字眼往往要浪荡许多。
    然而现在,情况颠倒。
    她翻来覆去嚷嚷的词还是那几个,可肖尧却会故意用一些色情的形容和描述来挑动薛薛的性欲,每次都能燥得她浑身发热,更加地投入到情事中。
    大概也是发现了这点,肖尧才越来越得心应手。
    从清冷的男人嘴里说出来的话,不觉得粗俗,可巨大的反差,反而更扣人心弦。
    “怎么不说话了?屁股还扭得这么欢?”
    “别说了……”薛薛用力抓住身下床单,一会儿没得到抚慰,胸口感觉空荡荡的。“快些动动啊……难受……”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肖尧说着,运用腹肌的力量控制肉柱在穴壁上浅浅地戳刺着,没一会儿就找到了所谓的敏感点。
    一阵哆嗦,薛薛趴得更低了,形成下身高高翘起的姿势。
    由于背对着肖尧,她没能看见男人脸上的表情,只从对方的话里明白,若自己不乖乖回答问题怕是得不到痛快。
    太过分了。
    想着不要妥协,可嘴巴像有了自我意识般,早一步反应过来。
    “被操熟了……”
    肖尧还不满意。
    “被谁操熟了?”
    “呜……被,被肖尧哥哥操熟了。”这回不用提示,薛薛就完整地说出了他想听的话。“薛薛被肖尧哥哥的大肉棒操熟了……快些肏……想要……大肉棒,大鸡巴……啊啊……”